当前位置:首页 > 焦点 > 14 章 强盛文明镇 正文

14 章 强盛文明镇

    第 14 章 强盛文明镇

    户户门前高挂灯笼,章强五颜六色,盛文十分喜庆。明镇家家灯光通明。章强全镇都沉迷在不闹房的盛文洞房花烛夜中,竟然声音全无,明镇静悄悄在做美梦。章强

    地鳄跟着十九姐,盛文走进红烛高照的明镇卧室。

    十九姐关了门,章强手势豪华屏床:“坐。盛文”

    地鳄不坐床,明镇坐在床头柜侧的章强古典椅子上,说:“摆谈一会儿吧。盛文

    十九姐:“卫生课讲:睡觉前不宜摆谈、明镇不宜食饮或做其他活动……”

    地鳄手势打断十九姐的话:“我要给您谈心里话:我生长在农村殷实之家,在京城私塾读书,学武功。我叫刘第谔,‘谔’就是直言的意思;父亲教我要做天下第一直率坦诚人;兄弟们爱称我第谔,谐音“地鳄”。”

    十九姐:“哦!第谔。”

    地鳄:“我家被土匪抢光,房屋被火化,父母被惨杀双亡。我就在京城打烂账,拉帮结伙报仇,杀光了土匪。随后就吃喝玩乐乱打人,比如打了萧频富。谁都怕我。我在地方上就像鳄鱼神出鬼没,名声极臭;所以人们就贬称我‘地鳄’,我就任随大家叫了。萧频富重伤不久,我考中了武状元。有人说我是靠鲨子熊的关系飞黄腾达。其实不是,我只是寄居在鲨子熊家;全凭自己超群的武功和文化,硬考上榜的;有一直观看的皇帝和主考官,以及群臣作证。”

    十九姐:“哦!”

    地鳄:“在京城,因为重男轻女,男光棍极多;我就一直死心打光棍、自由自在、无牵无挂,独来独往过一辈子。我还怕传染怪病,不但自己痛苦,无钱医治要短阳寿;尤其不能违背我母亲的教导:‘万恶淫为首’;所以,我从来不跟女子接触;也没有谁愿意嫁给我。来在这里,您却看得起我。婚礼也举行了;我十分感动。但是,我给您明说:此去征讨,绝对是凶多吉少。我也许回不来。因此我决定:不碰您。就假结婚。您是良家女子,我不能玷污您,不能让您这样善良的美女伤心、守寡。我诚心实意要让您保持清白。征讨如果胜利了;我在京都,给您介绍门当户对的清纯子弟。我诚恳当您的侄子,称您姑姑;说您是我姑祖父在丝绸路上的、好朋友的女儿!您记住!我说的完全是心里话。”

    十九姐坐在床边,半晌不做声,心中说:“没料想,大流氓说这样的话。如果是真,倒是我们在门缝里,把他看扁了。不过,他是军师,什么样的诡计都能编出来。可是,我们已经举行了婚礼,他无论怎么玩我,都是合法的了。何必要编一套呢?显然是看不起我,反悔了。那倒好……”

    地鳄:“姑姑,您不开腔,是觉得我言而有虚吧?”

    十九姐:“是有虚!而且虚得太远了!你知道我姓甚名谁呀?”

    地鳄:“啊?呵……我是看您的相貌,就是我想象的姑姑。自己认真分析,果不其然,硬是亲戚。您姓?呵?您姓……姓……”地鳄要用这种假装一时想不起的办法,激励十九姐说出她的姓。

    十九姐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别装神弄鬼了!海枯烂了你也想不起来!”

    地鳄一听,立即心中有底,装作继续苦想地说:“人在着急的时候,往往连自己有多少根头发也想不起来……嗨!想起来了:姑姑您姓石!”

    十九姐:“真不愧为军师!我确实姓石,有十一个姐妹,我排九,原名石九。男女老少都叫我石九姐,谐音十九姐。你也不要叫我什么姑姑,我听了肉麻!您如果觉得我不适合为妻,我一点也不怄气。就到此为止吧!”

    地鳄:“啊九姐!不是不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