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章 恐怖的金色珠子

    “家主,第百开启绝灭大阵吧,章恐珠否则我梁家就要完了。金色”有家族长老悲呼道,第百他就是章恐珠失去儿子的那个壮汉。此时的金色他,无疑有种欲将风流雨生吞活剥的第百仇恨。

    望着这些仇恨的章恐珠眼神,风流雨淡然一笑,金色心却想起了蒙多说过的第百一句话:没有实力的蝼蚁,再怎么仇恨又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同样的章恐珠,梁衡远望着这些仇恨的金色眼神,心头也升起了一抹荒凉,第百他梁家终于到了必须要开启绝灭大阵的章恐珠危急关头了。距离上一次开启绝灭大阵,金色已经有万年之久。

    没想到今天,在他担任家主的时候,便要开启护家阵法,这是耻辱。

    而耻辱,要用鲜血来偿还。

    梁衡远猛咬食指皮,放出一缕缕血,接着他又念出口诀,很快,这一缕缕血液凝聚成奇异的形状,印在他手中的双剑上。

    很快,便有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传出。

    梁衡远手中的双剑,一剑发红光,一剑发黑光,两者在梁家府邸上空汇聚。此等异象似乎引出了某种机关。

    顿时,风流雨只觉他给一头洪荒猛兽盯住,身体凝滞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啊,列祖列宗在上,我梁家今日遭此大难,望祖上相助,让我梁家逃过此劫。”梁衡远不知在对谁说话,只见他单膝跪下,双手托举,似乎在迎接神明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,梁家的绝灭大阵要发动了。”旁观的武者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也有不懂的年轻人询问道:“这梁家的绝灭大阵到底有什么蹊跷?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你就有所不知,据我祖上口传下来,这梁家绝灭大阵可以拥有屠杀虚王二层境强者的威能。它首先要激活子嗣身上的血脉之力,然后通过血脉之力的共鸣,引动阵法。然后再由梁家族长施法。据说,还要血祭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!?血祭!这不是歪门邪道才用的招数吗?想他梁家之人个个自诩正人君子,没想到他们和魔有染。”

    “嘘,别乱说。梁家还未完蛋呢,当心你给他们知道,到时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哼,梁家连绝灭大阵都用出来了,我看已是山穷水尽,如果商家介入,梁家将会从小玄星空除名,我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凡是梁家之人,皆发现体内气血上浮,隐约中,从血液深处导出一股力量将他们包裹,他们想大吼一声,痛快的释放出来。然后在触及到风流雨古井无波的眼神时,一个个心凉了大截。

    风流雨的强大,让他们有种挫败感。

    他们好似坐井观天的青蛙,不知外边的世界,他们引以为傲的在同龄人的脱颖而出,却给比自己还小的风流雨打击地不成人样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样的年岁?这个青衣白发的少年就能和他们梁家最强者战斗呢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样的年岁?这个青衣白发的少年就已经成为让他们仰望乃至绝望的强者呢?

    但是,他们梁家传承数万年之久,又岂是什么软柿子?

    他们的绝灭大阵可是连虚王二层境强者不敢小觑的存在,而他们在绝灭大阵中,虽然会被抽取生命力,虽然有的弟子会被血祭,但是,能将强敌杀死,保住梁家的血脉就是他们现在最想要的。

    至于还能不能发展壮大,已经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痛打落水狗,他们梁家也做过,如今是到了该还的时候了,梁家曾经打压过的家族,现在都会反咬一口,斩草除根,让他梁家永无翻身之日。

    “嘿,小子,你这样做,是不是太过了?”

    忽然,风流雨的识海里出现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