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父爱与侮辱

    樱花大宅位于江户湾的第百天目街,无论是章父从大宅的占地面积,还是爱侮大宅装修的奢华程度,亦或是第百大宅的过往历史来说,樱花大宅在江户湾,章父甚至是爱侮在东京,都算得上是第百最数一数二的名宅。

    所以江枫跟出租车司机一说,章父出租车司机直接就把江枫往樱花大宅送了过去。爱侮

    樱花家族在倭国也是第百十分有名的,其主上在丰臣秀吉时代就已经是章父有名的大名家族了,所以樱花大宅的爱侮大门顶上,至今都还挂着一块由丰臣秀吉亲笔写下的第百“日照樱花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樱花正雄抬头看了一眼那块匾额,章父然后活动了一下自己已经趋近于麻木的爱侮右腿。

    他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,六十七个未接来电,全都是妻子打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樱花正雄不能接,他不能让夫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让夫人知道自己竟然为了区区二十万倭圆,在樱花家门口从早上站到晚上,那恐怕她会心疼到犯心脏病的。

    樱花正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在之前的岁月里,他是一名政客。即便他刻意保持着锻炼,他的身体也难以支撑如此长时间的空腹、站立、缺水。

    从早上九点开始,樱花正雄就站在了樱花大宅的门口。他所求的不多,只是想要二十万倭圆而已。

    二十万倭圆是多少,差不多一万人民币。

    樱花正雄在离开樱花家族之前,随便一张银行卡的户头里面便不止二十亿倭元。

    樱花正雄离开时,家族长辈希望他把自己的钱全部交出来。樱花正雄并没有抗拒,一点儿没藏私,全部如数上交。

    可是令樱花正雄无法接受的是,他夫人有不少钱都是当初她嫁过来时,她的父母送给她的,樱花家竟然也给一起冻结了。

    好吧,冻结就冻结,樱花正雄还是忍了。

    原本按照樱花家的家规,凡樱花家的成员,无论嫡系还旁系,每个月都是能得到十万倭元补贴的。

    可是樱花正雄离开樱花家以后,却只拿过一次补贴就再没有下文了。

    以樱花正雄的性格,让他厚着脸皮找人要钱的事他原本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今天不同,因为他的女儿樱花月每天需要输的营养液已经彻底输光了,如果再弄不到钱去给樱花月买营养液,那樱花月很有可能会因为器官枯竭而死。

    自从樱花正雄带着夫人以及女儿从樱花家离开,他手头上能抵押能变卖的,早就一一耗光了。

    另外也因为军方和别的党派对樱花正雄一向都很不满,所以整个东京都没人肯借钱给樱花正雄,生怕因为他沾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樱花正雄只得有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来找樱花家借钱。

    区区二十万倭元,樱花家一个园艺工人一个月的工资都不止这么一点儿。之所以他们不愿意把钱借给自己,樱花正雄很清楚原因。因为上位的樱花家家主是樱花宗政。

    与倭国的局势一样,樱花家内部的人其实也是分作两派的。一派支持亲华友善,一派支持与华敌对。

    而樱花宗政登上樱花家家主之位,就代表着樱花家已经完成了一次权力更替。激进党彻底压垮了亲善党,掌管了整个樱花家。

    摇摇欲坠,摇摇欲坠……

    眩晕的感觉,越来越沉重的眼皮,已经全身上下快要失去知觉的麻木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提醒着樱花正雄,他的身体已经到达极限了。如果还不喝水进食,好好休息的话,恐怕他将面临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