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焦点 > 9 章 翁婿设毒计 10 章 正文

9 章 翁婿设毒计 10 章

    第 9 章 翁婿设毒计

    鲨子熊跨进卢继古书房,章翁章就大声说:“老爸,婿设叫我干吗?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坐下。毒计

    鲨子熊边坐边说:“我正要出去打猎消遣,章翁章有话快说。婿设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你的毒计烈马,在街上横冲直撞,章翁章伤残了不少人财物,婿设皇上已经口谕:“罚你三千两白银,毒计用于医治、章翁章抚恤、婿设赔赏财产、毒计以及恢复街路……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喂!章翁章喂!婿设喂!毒计那不是我的马,干吗罚我!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那是你主管的官马,当然要罚你!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那也不是官马。是哪家私人的马,与我无关!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这回你赖不掉!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哎哟!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京城闹市,怎么能让烈马跑了呢?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我本想骑它去打猎,套好马笼头,但它不张嘴衔马嚼口,我就叫马弁用鞭柄狠敲它的嘴,不料只敲了一下,它就惊叫一声,一下子崩断缰绳,就他妈的逃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说明你管马无方,那一下,就敲掉了三千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三千两算个屁,不如我九牛一毛。只是猪尿泡打人,虽然不疼,但太‘气胀’人了。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这是你自讨苦吃……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那马,我本来让它跑了,谁抓着之后,我再栽赃谁偷了官马,不及时归还,重重罚款——谁抓的呀?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玉珊之夫——文武双全的萧频富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哟!玉珊嫁人了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连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玉珊运气不好,我在塘子里,亲眼见她,抛绣球打了一个叫化子。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抢,可恨没有抢到;那小子就跑脱了……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怎么,你是她四姐夫,也混在塘子里,去抢……实实的不妥!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老爸这你就不懂了:抛打绣球,我若有缘被打中,就是一婿两姐妹,更加亲上亲呐。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那是无耻!玉琼也断然不依你的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皇上都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,三千闲人轮流用,我纵然有三妻四妾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不料那小子把艳福拣了去,气煞我也!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那是天配奇缘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是他妈的萧频富抓住了烈马?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是文武双全的萧频富驯服了烈马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他奶奶的!没有及时还我,罚五千两白银!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你不要做梦了。他当时就喊:‘谁的马?来牵去’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有印号是官马,他明知故问,加罚一千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你也罚不成,皇上在场,当时就封他为马神;官封诸卫上将军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啊?跟我的官一样?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而且,他是皇上之子,你不赶快拍他马屁,还要罚他,你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我正要问:皇上一向看不起皇宫内的女人,拒绝成亲。就是说:除紫虚之外,他过去连女人都没有睡过,怎么一下子钻出一个‘子’来了呢?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是皇上新收的义子——也就是干儿子。”

    鲨子熊:“呵!那小子真会投机钻营呐!”

    卢继古:“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