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焦点 > 19 章 恶战沙场烈 正文

19 章 恶战沙场烈

    第 19 章 恶战沙场烈

    丝绸路一段。章恶战沙

    征讨军在途中,场烈一部分遭到雷击,章恶战沙死伤不少。场烈

    路经雪山,章恶战沙遭到雪崩,场烈被活埋了若干兵马。章恶战沙

    征讨军通过藻泽地带,场烈兵马不时地陷入泥沼,章恶战沙有的场烈救起,有的章恶战沙沉没,死亡了若干。场烈

    征讨军看见羚羊群。章恶战沙

    萧频富对军士们说:“那是场烈野生善良动物,不要惊动他们。章恶战沙我们绕道走。”

    走在队后的鲨子熊,发现羚羊群,下令:“射!打呀祭!”

    大批羚羊中箭,惨死。

    射猎羚羊的军士们,遭遇狂犬兵团袭击,被大批咬死。

    征讨军行走在荒凉无树的开阔地带。

    地面尽是石子。四野看不见远山。蔚蓝的天空,洁净如洗。给予人神秘莫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长长的部队,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征讨军看见一幅海市蜃楼:那仿佛就是仙境同化镇。

    萧频富开路先行队,一直表现着精神抖擞、一往无前的气概,向前迈进。

    忽见一种黄色的云雾,在远方的天底下翻滚。蓝天衬着黄云,煞是壮观。翻滚的黄云越来越广阔,大有吞天之势。

    蓦然,某外传来隆隆的吼声。吼声愈来愈近,仿佛巨石在轰轰隆隆滚动。

    瞬时,狂风骤起,刮起地上的沙土、石头,铺天盖地扑向征讨军。

    军士们被吹着:有些不自主地随风而跑,有些在地上翻滚,有些被风卷起。在空中挣扎急遽而去的有:军士、战马、帐篷、树、羊、牛、狗、狼犬、石沙、杂物……

    萧频富先行队,不约而同地顷刻形成首尾相接的长龙,顺风就地爬下,头向来风,身子与风向平行,后一个紧抓住前一个的脚,埋头,贴地不动。但是吹滚的石子、卵石不停地打在身上……

    萧频富在首,双手将大刀手柄斜插入地,作为抓钩,就地钉住,任凭石子、石块,砰击头盔、握刀柄的手和有铠甲的肩。

    孰料他们这一地段地势较低,一忽而就被沙石掩埋了。

    萧频富被砂石掩埋一层,奋力拱起身。

    一霎时又被掩埋,他又拱起……

    后面的也跟着萧频富一起动作。

    狂飙留下一派残迹,过去了。

    萧频富先行队的军士们,纷纷从石沙下拱起身来。

    萧频富四下一看,先行队的军士,狼狈不堪地自己打整自己。

    空旷的大地,如像干枯的石滩,没有军队的踪影。

    萧频富不禁哀叹:“啊!庞大的军队,未必毁于极恶狂飙了?”

    四奇问萧频富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二奇:“看看地图。”

    萧频富从行军袋中取出地图和指南针盒,看了看。极目远眺。

    见贴着地平线的遥遥远处,有隐隐约约的山峦。说:“此去东库城,还有三、四十里。”

    四奇:“开路先行的任务就是开路,进入东库城再说。”

    萧频富忽见远处:“有黑装人出现!看服装,不是我军。大家匍匐,以石掩护观看!”

    军士们立即爬下,各自隐藏在石后。只见:

    地平线那边,出现一只马队。看那忽快忽慢的举动,显然是在搜寻什么。

    四奇:“不知是哪国的骑兵。”

    萧频富看那些人的装束,心声:“我就想起当年在黑风峡口的呼大风、呼大雨的喽罗;那可能是乌陀邦的骑士。”
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