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20 章 玉珊智惩鲨 正文

20 章 玉珊智惩鲨

    第 20 章 玉珊智惩鲨

    瓷神庙前。章玉卢玉珊贫民穿着,珊智扫地。惩鲨

    龙嬢背着一个背兜,章玉走来:“您是珊智玉珊吧?”

    卢玉珊直起身来,惊喜:“龙嬢!惩鲨”亲热。章玉取下龙嬢的珊智背兜。

    龙嬢:“哎呀!惩鲨您这身?完全变样了。章玉我好心痛……”

    卢玉珊起趣:“哪种人,珊智就有哪种人的惩鲨打扮嘛。您还过得去吧?”

    龙嬢:“我本在街上卖蜂蜜,章玉不料被相爷看见。珊智他下轿走来说:夫人的惩鲨病,还得要我照料才行。我说:相爷那次叫我滚,我就滚,不料就把医疗知识,给滚忘怀了。所以我,不行医了,请相爷另请高明。”

    相爷说:“我当时正在气头上,事后悔恨不已;请龙嬢海量,话明气散,去服侍夫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夫人的病,要玉珊才能服侍。”

    相爷当时就双眼潮湿,不能做声,转身就进轿里,起轿走了。

    我卖完蜂蜜,就来看望您。这背兜里还有一罐,专给您的。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哎呀龙嬢,您两手空空来,我最喜欢。还带什么呀!”

    龙嬢:“您吃不完,可以当药方。用到差不多时,我又给您送来。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您真不去服侍我母亲?”

    龙嬢:“我经常了解:夫人的病,是相爷傲性气的,时好时坏,饭量也好,身体硬朗。就那几个使女服侍,还有玉珍(卢玉珊的六妹)陪伴,十年八年都没有大碍。倒是您,该常常去看望才是。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我……我这一辈子,是不能去那伤心的、看不起穷人的是非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龙嬢:“唉!常言说:没有不是的父母,只有不孝的儿女。您就往开处想吧。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我不是不孝,而是十分听父亲的话呀!”

    龙嬢:“啊?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他叫我永不回府,如果我不听,硬要回相府,就是不听他的话。不是说:‘不听父言,就是不孝’吗!我听父言,就是孝女的啊!”说着不禁辛酸欲泪。

    龙嬢:“唉!可是夫人,久不见您,心中难过啊!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龙嬢放心。母亲在神智清醒时给我说:‘你父一见到你,一想起你,就是东家王公好,西家侯门妙的,要你选他们的公子。我都同他吵了多少回了。玉珍也被他逼得出家,带发修行;你爹就心安理得了。’”

    龙嬢:“唉!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所以母亲给我说了几次:‘就在外行医,我不叫你,你就不要回来,以免你爹看见。像你四个姐姐那样,出嫁了就没回来。你爹就自得其乐,没有二话了。我的耳根也清静了’。‘你爹重男轻女,因为没有儿子,就拿你们六姐妹出气。’”

    龙嬢:“唔,我知道的啊!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所以龙嬢,没有母亲召唤,我就没有借口回去。即使母亲召唤。我也要化装成使女的模样,让我爹看不出是我。看了母亲,就走。”

    龙嬢:“啊!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龙嬢您来了,最好!就同我一起,相依为命吧。”

    龙嬢:“可是……萧频富呢?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他被军令:当了‘开路先行’,征讨:保卫祖国去了。”

    龙嬢:“啊!保卫祖国光荣!你们刚刚成亲,他就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军令如山哪!”

    龙嬢:“也不告诉我一声。什么时候走哇?我去军中看看他……”

    卢玉珊:“不能了,他们

推荐内容